玉米视屏

独孤烈扶住了她。

“糖糖!”慕容嫣心痛的嘶吼,勒紧了缰绳几乎要奔过去。

“别动!再动一步,立刻弄死她!”半夏拽了拽手里的绳子。

趴在下面的小糖糖脖子一紧。

无声的哭了起来,那孤立无援,恐惧害怕的样子让慕容嫣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。

糖糖无声的喊着‘娘亲,娘亲’,那双布满泥土的小手使劲儿的去扯套在脖子上的绳子。

“半夏,你这个疯子,你住手!”慕容嫣情绪激动的大吼。

半夏望着慕容嫣这幅痛苦的样子,心里惬意极了:“慕容嫣,你这个贱人,现在,你竟然还跟我这般猖狂,告诉你,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否则,我让你亲眼看着你女儿死在你的面前!”

慕容嫣气氛的上下牙齿打颤。

她环视了一圈发现有大理寺的人,看向前方,白墨司那张熟悉的面容让她心尖一颤。

她明白了。

她抖着长睫看着白墨司:“你和半夏合作了,是么?”

爱哭的俏丽美人

“是。”白墨司落地有声,根本没有想隐瞒或者解释的意思。

“呵。”慕容嫣自嘲的笑,那双冷艳的眸泛出层层冷意和失望:“白墨司,你和半夏合作我无话可说,但是你为什么要伤害糖糖?”

她的质问让白墨司的肌肉僵在了一起。

“糖糖做错什么了?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,她那么小,还不会说话了,你竟然能够容忍半夏这么伤害糖糖。”慕容嫣的眼泪簇簇的掉落,她没想到白墨司会伤害糖糖:“不管怎样,糖糖也叫了你五年的爹爹,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?看着糖糖被半夏折磨成这样,你真的一点都不心痛么?”

白墨司的腮帮子开始哆嗦起来。

他的手攥成了拳头。

为了报仇,他也没有法子,他看着憔悴的慕容嫣,将心里的难过和酸涩压下来,道: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”

“呵呵。”慕容嫣嘲讽的摇摇头。

“够了,没有人看你们在这里叙旧。”半夏打断了他们的话。

慕容嫣平稳自己的呼吸和情绪。

这个时候大哭大闹不一定是正确的:“半夏,玉米视屏提出你的条件。”

“呵呵呵,条件嘛,第一个,我要独孤烈休了你!”半夏勾着笑,她要把她曾经所遭遇的屈辱通通在她身上讨回来。

“好。”慕容嫣应下了。

独孤烈的呼吸一提。

“咯咯咯,真是痛快啊。”半夏笑的刺耳:“接下来的条件嘛,我得给你们讲个故事。”

半夏缠绕了一圈绳子往上提了提,糖糖的脑袋也往上仰起,慕容嫣的五脏六腑都在痛。

“呵呵,别那么紧张么,糖糖可是已经习惯了呢。”半夏喜欢看他们痛苦的样子,她得意的开口:“你们知道我为何要联合我哥哥把糖糖变成哑巴么?”

“因为她只有变成哑巴了,才不会告状。”半夏得意的说着。

半夏看着他们愤怒的样子,恍然大悟的敲了敲脑袋,道:“你们可知道糖糖为何要告状?”

Tags:

Posted in 未分类